当前位置:首页 > 队伍建设 > 警营文化

拯 救

发布时间:2018-06-29 07:53 作者:李 涛 来源:武威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:

  程子跳下舞台时,伴奏还没有结束。
  今晚,他特意唱了《重生》这首歌,算是对这个曾经令他无限迷恋的舞台,以及以往的生活作一个告别。
  酒吧老板端着酒杯走过来,试图再一次挽留,一见程子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容商量的坚定,便不做声了。几年间,程子驻唱在这个酒吧,又在一粒粒的药丸背后日益堕落,直至无法自拔。
  这次离开,是程子思想斗争了很长时间,才下定的决心!
  剪掉长发,扔掉一切与这个城市有关的物品,程子穿上了来时的那身行头,他决定找回五年前的自己,回到那个藏在深山之中的家——他需要父母的庇护和安慰,以及支持。
  这一次必须戒除毒瘾。用程子自己的话说,是要跟自己较一次劲。
  其实,他不是不想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抗争,他原本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堕落和颓废的模样。只是毒瘾发作之下的意志力,显得如此脆弱。
  一星期前,他故意将自己锁在出租房里,屋里没有一粒药丸。他特意用一大堆的防撞条,将四周的边边角角都黏着,防止在头脑模糊之时伤害到自己。他还用铁丝将房门、窗户拧死,又将钳子扔出窗外,切断一切后路。
  但他的理智和毅力并没有战胜毒魔。

  当哈欠与鼻涕眼泪来袭之时,他故意不擦,还对着镜子看着自己慢慢变丑的模样,不断咒骂自己——丑八怪、恶魔、毒鬼!他要用自己的咒骂声给自己打气——坚持,坚持!挺过去就成功了。
  但是,当一万只“蚂蚁”爬到身上之时,程子不得不缴枪投降。
  这是程子决定自我戒毒后,最决然的一次尝试,可惜还是失败了。于是,他想到了回家。
  只有逃离这里,回到父母身边,才能获得更大的精神支持和戒毒决心。他深信在这个世界上,父母才是最能给他力量的人。
  对他的突然归来,两位老人显然喜出望外。母亲忙钻进厨房做饭,父亲也笑呵呵地帮着打下手,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  程子不知道该如何向父亲开口,憋得满脸通红,但总还是要说。
  果不其然,父亲听到儿子是回来戒毒的,一下子暴跳如雷。他拎起板凳砸了过来,并指着大门冲着程子吼道:“滚!”
  程子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,其实在回来的路上,他已经做好迎接父亲暴风骤雨般责骂的心理准备,他认为雨过就会天晴。
  母亲惊恐地看看盛怒之下的父亲,欲劝又止;再看看他,痛心地揉搓着粘满面粉的手。

  “滚!现在就滚!我没有你这个儿子!”父亲显然无法适应儿子从“音乐家”到“瘾君子”的角色转换,以往因儿子而产生的自豪感,一下子消失殆尽,剩下的只有难以承担的心理落差。
  父亲指向大门方向的手臂始终不肯落下,这种决绝的态度,让程子不得不再次选择离开。
  程子默默转过身,母亲张了张口,最终没说什么。他缓缓向院门口走去,期待着的呼唤声,最终没有传来。
  院门的外面,是一道悬崖。
  小的时候,这道悬崖是大山与城市之间的鸿沟,而此时,它却成了自己与家庭之间的切割线。
  程子曾无数次地想,如果不被父母接受,自己就从悬崖边跳下去,一了百了,再无痛苦。
  程子加快了离开的步伐,双脚离冲动越来越近。程子想再次回头看一眼陪同自己生长的院落,一回头却看到追赶而来的母亲,以及母亲那带泪的双眼。
  程子一怔,停止了脚步。
  他不知道的是,此时,父亲正拿着手机,一边抹泪一边拨通了110报警电话。
  父亲知道,儿子必须面对法律,也只有法律才能拯救儿子。

共1条记录,每页1条,当前第1/1页    第一页|上一页|下一页|最末页  转到第页  
  • 网站标识码:6206000035
  •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02号
  • 主办单位:武威市公安局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新城区天丰街 陇ICP备09004086号